就爱养生网 > 生活养生 > 奇闻八卦 >

瑞士银行保密制度去留悬疑 美瑞斗法再生变数

2017-09-05 03:56

2013年6月18日,瑞士联邦议会国民院(下院),一纸政府间协议摆在瑞士联邦议会每个议员的案头。这份看似简单的协议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因为其试图改变1935年即已确立的瑞士银行保密制度,而其来头更大,缔约的另一方是一个很难拒绝的国家??美国。

这让参与表决的议员们局促不安。经过一天的辩论,6月19日表决时,63位议员赞成,123位议员反对,4位议员弃权,协议未能通过。

表决结果让整个瑞士银行界陷入恐慌。瑞士财政部长在表决后表示,美瑞两国“冲突升级的真实危险正在加剧”。瑞士政府的首席谈判专家Michael Ambühl告诫国会:“不管我们喜不喜欢这个协议,美国就是有能力通过各种针对瑞士银行的手段,让整个瑞士金融界陷入动荡。”

美国政府更是作出强硬反应,宣称没有继续谈判的余地,威胁瑞士政府必须让该条约于7月1日前生效。瑞士持续了80多年的银行保密制度将何去何从?悬念仍然待解。

“避税天堂”与“法外之地”

围绕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的去留问题,早在2008年9月15日那个黑色的星期一,各方博弈就已开始了。当年那场由雷曼兄弟倒闭引发的金融风暴,从纽约引爆后,很快扑向英属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巴巴多斯等加勒比海岛国。

这些国家和地区有一个共同特点:避税天堂。以开曼群岛为例,这个面积264平方公里、人口仅5万多人的弹丸岛国却拥有数以千计的信托公司,近万家对冲基金,仅这些对冲基金管理的资产就超过2.2万亿美元。

除了加勒比海三国,欧洲的瑞士、卢森堡、列支敦士登和奥地利,亚洲的新加坡和香港,都是世界各国富人最热衷的“避税天堂”。在这些“法外之地”,设立公司和基金有时候根本不需要提供任何公开信息,连董事的名字以及公司的办公地点都可以是保密的。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极其严格的银行保密制度之上,使得任何国家政府都无法掌握存放在这些地区银行里账户的信息。

金融风暴和随之而来的大衰退重创了美国经济,大量失业和破产使得美国各级政府财源枯竭,收不上税成为摆在奥巴马面前的最大难题,而美国公民每年光海外避税就让财政部损失1000亿美元的收入。这些帮助偷税逃税的海外银行,自然而然成为美国税务部门的关注目标。

2009年2月,奥巴马上任还没一个月,美国国税局就破了一桩震惊华尔街的大案:瑞士银行集团承认帮助美国富人转移资产偷税漏税,缴纳了7.8亿美元的巨额罚款。鉴于当时金融市场尚不稳定,美国司法部不想彻底搞垮瑞银,在收了罚款之后对瑞银免于起诉。

但这不过是一个开始。瑞银不仅交了罚款,还提供了4450名美国客户的资料给司法部,司法部顺藤摸瓜,包括瑞士信贷集团和瑞士宝盛集团在内的十余家瑞士银行都被司法部列为调查对象,到后来目标扩大到英国的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甚至还包括三家以色列的银行。

一时间,银行业人人自危,纷纷和司法部展开谈判,以求宽大处理。但因为涉案银行数量太多,而且因为瑞士严格的银行保密制度,奥巴马政府根本不知道这些银行是否隐瞒内情,谈判陷入僵局。

瑞士韦格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私人银行,成立于1741年,比美国建国的历史还悠久。

美国司法行动全球追税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银行走进了美国司法部的视野:瑞士韦格林银行。

韦格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私人银行,成立于1741年,比美国建国的历史还悠久。这家银行在美国没用任何分支机构,旗下管理的资产也不过250亿美元,跟那些动辄数万亿资产的大银行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2009年4月,也就是瑞银事件爆发之后两个月,时任瑞士私人银行家协会主席的韦格林高级合伙人Mr. Hummler发表了一篇题为《永别了,美国》的署名文章,对美国政治、经济、外交极尽批判之能事,称“美国破坏了《法》《战争法》,大肆兴建秘密监狱”,是“主导战争次数最多的国家”,“在这个国家,底层人民享受不到教育带来的福利,医疗体系几近瘫痪,经济体制越来越倾向于过度消费,存款和投资越来越成为外来概念。美国的现状无疑是导致当下大衰退的重要推动力量,可这灾难性的后果却由全世界来承担。”

Mr. Hummler在文中大力赞扬瑞士的银行制度,并表示韦格林将建议它所有客户停止对美国证券的一切直接投资。文章刊发后,美国司法部不久就启动了史上第一次海外银行追查案,对韦格林银行展开了秘密调查。经过近三年的缜密调查取证,2012年1月,美国政府以帮助美国富人逃税至少12亿美元为由起诉韦格林银行,并没收了其存放在瑞银的1600万美元的资金。

起诉韦格林的消息一出,整个瑞士都陷入恐慌。之前一直在负隅顽抗的汇丰、瑞信和宝盛纷纷缴械投降,交出了数万客户资料,甚至连受理这些客户的上万员工资料都交给了美国政府。

银行业是瑞士的支柱产业之一,占瑞士GDP的11.6%。在11家瑞士大银行和300多家中小银行的敦促下,2012年6月,瑞士政府不得不出面向美国政府保证敦促瑞士银行业遵守美国税法,并请求美国政府采取“坐牢换罚款”的方式处理这些银行。作为交换,瑞士政府答应提供更多的客户和员工资料,并在韦格林被起诉的当月提供了2万份加密的银行文件,保证在双方达成谅解后帮忙解密。

瑞士政府和银行丢车保帅的举动让瑞士银行界人人自危,而美国激进的全球缉拿行动更是让瑞士银行家连门都不敢出。仅一年的时间,瑞士银行界从业人员就从10.8万人锐减到8万人,许多瑞士银行家因为担心被逮捕或引渡大多而困守,连过境买东西都不敢。一个在日内瓦参加培训的银行中层主管,得知自己资料被银行交给美国政府之后,马上把原定在美国举行的同学聚会取消。

美国政府的霹雳手段取得了显著的成效。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司法部税务组起诉了超过30位银行家和60位海外账户持有人,其中5位被陪审团定罪,55位达成认罪协议。面临巨大压力,那些过去将资金藏匿在瑞士的美国富人不得不现身,主动加入美国国税局配套的“自愿披露”项目,交代自己偷税漏税的罪行,在补交税款的前提下享受国税局免征巨额罚款的优待。

据统计,迄今共有3.8万名富人“主动配合”,让国税局回笼税款数百亿美元。不仅如此,国税局还推出了奖励举报政策,任何举报偷税漏税的行为都可以从回收的税款中领取2%的奖金。前瑞银银行家Bradley Birkenfeld就因为检举瑞银不法行径,给国税局提供了“不论深度还是广度都非常罕见”的内幕资料,去年得到了1.04亿美元的重奖。

奥巴马政府强推FATCA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海外账户避税的问题,在奥巴马推动下,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鲍克斯和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冉格尔在2009年连署推出《海外账户税务合规法案》(FATCA),并在2010年3月18日通过。

该法案要求外国金融机构将其名下资产价值超过5万美元的美国客户账户信息汇报给美国国税局??2014年和2015年必须提供账户持有人身份、账户余额等基本信息,2017年之前必须提供包括关联账户和交易收益在内的完整信息,否则将被强制退出美国市场。

为了体现美国政府的决心,美国财政部会同英、法、德、意、西等国的税务机关一道发布联合声明,誓言精诚合作贯彻落实FATCA。德意志银行、荷兰集团、瑞士信贷集团等大银行都从2011年起停止为美国客户开设账户,苏黎世州立银行成为唯一继续为美国客户开设账户的瑞士银行。

FATCA形同将各外资银行变成了美国国税局不拿工资的查税员,因此从签署之日起就是争议不断。注册金融犯罪专家协会声称,该法案每年不过为财政部增加8亿美元的收入,但是给金融业增加的负担根本难以估量,其额外成本最高可达上百亿美元;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发言人Ken Bentsen也认为,“落实贯彻FATCA将会给美国金融机构和他们的客户带来巨大挑战和成本”。

与此同时,注册在瑞士日内瓦的海外美国公民协会代表住在国外的600万美国公民,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FATCA运动。而让瑞银等外资银行难堪的是,当他们在美国被司法部追得无处藏身的时候,他们的美国客户同时又在瑞士起诉这些银行遵守FATCA的行为,本身违反了这些国家的银行保密制度,称他们不再忠于本国法律,却“为了别国的利益去效忠别的国家和他们的法律”。

鉴于这些银行的两难处境,美国财政部协同国务院开始和各国政府商谈税务协议,好让银行在不违反本国《银行保密法》的前提下上交他们手中美国公民持有的账户的信息。英、法、德、意、西是第一批和美国签署协议的国家,随后丹麦、墨西哥、爱尔兰、挪威也先后加入了这个阵营。

真正的重头戏还是瑞士。2012年1月,瑞士政府终于被美国方面请上了谈判桌。这也是美国政府追缴海外税款的既定策略??与其和银行一个个纠缠,不如直接把瑞士政府搞定。

多国合力围剿瑞士

但要瑞士放弃自1935年以来引以为傲的银行保密制度,并不是美国一家就可以搞定的,瑞士金融业不光只在美国有业务,损失了美国市场并不会彻底打垮这个制度。

为了迫其就范,美国的欧洲盟国们也展开了全方位的行动。本来欧洲各国都深受债务危机的困扰,掌握2.1万亿美元巨额资产的瑞士自然是他们的目标,更何况其中不少钱都是各国富翁逃税转移出去的。因此美国一声令下,欧洲各国开始合力“围剿”瑞士。

早在2011年9月,瑞信就和德国税务机关达成协议,缴纳1.5亿欧元罚款换取德国执法机关终止针对该银行及其员工协助偷税的指控;瑞士政府还和德国达成协议,帮助德国就存放在瑞士的德国资产征税。

就在该协议等待德国联邦国会批准的时候,2012年7月,法国和德国的税务机关对瑞信和瑞银两个最大的瑞士银行再度展开联合执法行动,搜查了两家银行的客户资料以及员工住所。

据瑞信内线透露,在这次执法行动中,德国波鸿、杜尔斯多夫和法兰克福的5000名德国客户账户因为涉嫌偷税漏税被调查,部分客户被直接带走。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瑞信旗下百慕大人寿产品的客户,而百慕大本身也是加勒比的一个避税天堂。

同时,瑞银在法国里昂、波尔多和斯特拉斯堡的办公室因为被怀疑洗钱和协助逃税而遭法国警方扫荡,斯特拉斯堡瑞银高级员工住宅被查抄。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利亚州政府这时候通过线人掌握了数千瑞士银行的客户名单,按图索骥逐个缉拿归案。

英国也开始整顿开曼群岛、维京群岛两个有“避税天堂”美称的海外领地。在英国对冲基金和英国政府的双重压力下,开曼群岛的保密制度成为金融体制改革的重点。抵制该项改革的开曼首相麦基瓦?布什,去年12月以涉嫌贪污被捕入狱。虽然他后来保释出狱,但不信任案已经通过,不得不辞职下台。英国政府这些或明或暗的干涉行动,对瑞士也是某种警示和敲打。

韦 格林案高举轻放

在欧美诸国合力对瑞士施压的同时,美国还施展怀柔手段,给火烧眉毛的瑞士政府一个台阶下。而事情解决的关键最后还是落到韦格林身上。

整个2012年,韦格林银行都誓言要和美国政府斗争到底,2013年1月4日却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该行高级合伙人当庭认罪,承认他们串谋帮助美国公民逃税,自认行为不当,并和检方达成认罪协议。

更让外界吃惊的是,韦格林在此案中连同罚金一共只花费了5780万美元(其中2000万是归还税款,1580万属于民事没收,罚款只有2200万),加上之前被没收的1600万,总共不过7000万出头。

要知道,韦格林是在瑞银遭到重罚后明知故犯的典型。正如其高级合伙人所说,他们以为自己在美国没用分支机构,美国政府拿他们没用办法,所以在警方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鼓动从瑞银转出来的客户转投韦格林。更为可恶的是,韦格林在被起诉前两个月接到风声,迅速将其名下的客户和资产卖给了竞争对手Raiffeisen银行,在审理该案的法官看来,这是“欺诈套欺诈”的恶行。

但在该起诉讼案中,美国政府最后却对韦格林“网开一面”,这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怀柔手腕让瑞士银行界松了一口气,从而给其他瑞士大银行与美国政府的谈判扫清了障碍。

尽管韦格林银行在认罪后宣布歇业,不少原本以为在劫难逃的中小银行弹冠相庆。KPMG的苏黎世合伙人Daniel Senn说,对于私人银行,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不确定性,在他们眼里,韦格林案“是一个进步,而非沉重的打击”,由于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撤去,他们和美国政府的谈判将会日趋建设性。

美国政府也适时放出风来,声称因为打击海外偷税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美国政府在和瑞士政府谈判阶段将不会起诉别的瑞士金融机构。大难不死的瑞士银行们心领神会,转头施压瑞士政府及早和美国达成税务协议。

2013年2月14日,瑞士和美国签订政府间协议,同意瑞士银行披露他们手上美国账户的信息。美国同时给瑞士银行提供“特别优待”??别的缔约国都是该国银行把资料给本国税务机关,然后转交给美国国税局;瑞士银行可以直接和美国国税局挂钩,中间不经过瑞士税务机关。该协议受到瑞士银行业协会的欢迎,尽管他们继续对遵守该法案所带来的管理负担持批评意见。

“难以估计的后果”

6月19日瑞士下议院对协议的表决结果无疑让美国猝不及防。在美国的司法、立法、外交等一系列政治计算中,有一个明显的计算失误:瑞士民众。据统计,为银行业直接间接工作的瑞士家庭占到总人口的近1/5。这次表决可以看做是民意的反弹。

瑞士最大的政党,代表右翼的瑞士人民党领袖Christoph Blocher在投票后说:“我们不能屈服于别国的压力,我们必须避免制造这么一个先例,否则其他国家会跟着美国有样学样,这样瑞士就完了。”在他看来,瑞士的法律本身没有问题,是瑞士的银行自己违反了美国的法律,他们应该自己去找到解决办法,不能让瑞士人民来为他们的错误买单。

银行家协会则对下议院的投票结果提出尖锐批评,认为该协议是“为瑞士银行业创造法律安全的最好方法”,可以“和过去划下清晰的界限”。他们继续敦促政府及早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瑞士银行业和瑞士经济将面对“难以估计的后果”,因为“瑞士无法承受又一家银行被指控的法律风险。”

美瑞商会主席Martin Naville告诫瑞士下议院“在消耗我们美国朋友的耐心”。他说,“美国人将会得到他们想要的资料,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等耐心磨完了,就会有新的起诉书,哪怕仅有一两份起诉书,也足够制造经济混乱了。”

果然,第二天就传来了瑞信、宝盛和美国政府重启谈判的消息。这导致两家银行股价立跌:瑞信自5月17日以来已经跌了13%,宝盛则在当天蒸发了11%的市值。

“美国正在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不论你把钱转移到哪里,我们都能抓住你。”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Shay说,如今这个信息不仅传到了瑞士,还传到了加勒比海国家和远东地区。

美国如今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推广FATCA税务协议,而且为了得到外国政府的帮助,美国开始改变过去FATCA谈判中单方面要求对方提供信息的做法,转而在意大利等国家要求下开始追求对等的信息交换??美国国税局今年开始向缔约的外国政府披露外国公民在美国银行账户信息等资料。其信息之全面,甚至引起了侵犯公民隐私权的争议,墨西哥侨民众多的得克萨斯州银行协会甚至不惜为此起诉美国政府,要求停止和墨西哥分享账户信息。

美国现在正在和包括南非、印度等金砖国家在内的50多个国家和地区就FATCA税务协议进行谈判,但暂时并不包括美国的第一、第二大贸易伙伴加拿大和中国。据消息人士透露,虽然中国政府曾公开对FATCA表示不满,但如今却在和美方展开秘密谈判。

对此内情有些了解的香港Dechert LLP律师事务所律师Karl Egbert透露,“中国对于对等交换外国银行账户信息有着特别的兴趣。”联系到新政府上台以来的反腐风暴,中国政府拿香港地区的银行资源作为筹码,和美国政府交换美国本土银行的中国贪官账户信息,可能是双方的利益契合点。

相关的主题文章: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法律界:上诉庭拨乱反正
中企将主导全球科技市场 东南亚是第一
怎么点亮QQ等级达人图标,QQ等级达人图标如何
71岁环卫工一年领1600元工资13张是假钞被气哭
马年楼市:“泡沫”不会爆小心变“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