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养生网 > 中医养生 > 特色疗法 >

周啸风原型给创想插上艺术的翅膀

2017-07-16 17:20

几乎每个艺术家都得到了“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带给他们的收获,

那就是在希望的田野上,

他们亲眼看到了平凡的土地怎样激荡起希望的涟漪,

亲耳听见了创想振动翅膀、自在飞翔的声音。

“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前期活动已基本结束,两岸三地知名油画家、国画家、书法家、摄影家在内的近50名艺术家,在白沙文化传播公司的组织下,倾情投入了这一次荡涤心灵的回归之旅。在艺术家们看来,“创想无限、我心飞翔”的活动主题在这一次与艺术的碰撞中,让艺术回归心灵的纯真,让创想贴近生活的本味,迸发出了意想不到的精彩火花。

这一程讲述土地和人之间关系的行走,让我们看到了人与自然和谐而亲密的共生,让我们看到了创想的背后,其实是对生活的美好梦想与追求,而艺术则是对这场生命之旅的最高礼赞。于是,这一程“创想”的行走,竟隐约透出了些许寻求生活真谛和意义的思考,更为创想插上了艺术的翅膀,让它在希望的田野上自由飞翔。

在希望的田野上飞翔

最初几天,参加“白沙创想中国行”的艺术家们,醉心于山水田园风光,每天的行走更多的是发现自然之美。中国最美乡村亦非浪得虚名,成功谋杀了艺术家手中的画笔和胶片。

一鸟,一潭深水,一丛水草,似乎是远离钢筋水泥丛林的艺术家们的重大发现。久违了的自然层次感近距离的呈现,使得每个艺术家们来不及思考,只是忠实的用画笔和胶片记录下来。

在清晨与黄昏的炊烟中,艺术家们开始用心发现和寻找土地和人的关系。

黄大军是全国著名肖像画家梁岩入室弟子,现任中国(香港)当代艺术学院副院长,擅长人物画,他的书法、美术、摄影作品曾多次获奖。

一顶草帽、一把锄头起伏于田间。各种经济作物每天都在变换着模样,而这些细微的变化是呈现在农民的眼神和表情中的,于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农,成为黄大军笔下现代农业的形象代言人。

在安徽宣城的田间发现这位老农时,黄大军并没有惊动他,而是默默在在一旁观察了许久。盛夏的下午,老农挥锄节奏感极强,三五米即起身,不紧不慢地侍弄着脚下的土地,偶尔停下拽过垄上的烟叶仔细察看,面露喜悦之色后擦把汗继续前行。

“这种美感打动了我。”黄大军认为,打动自己的作品才能打动别人。老农每次查看烟叶、擦汗的动作都能深深触动他。“只有被感动,才会出好作品。”

一直等到老人干完一垄活,收拾好农具,坐在地头点上一根烟并深吸一口后,黄大军才说明来意,老人显得很局促,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肯摆“pose”,直到老人真正发现黄大军对土地所表现出的虔诚方才答应。

听到艺术家们要为老农作画,附近农民纷纷聚了过来。但当黄大军支好画架,老人却不自然地扭捏起来,难为情地说:“早上光想着下地了,也没顾上换件衣服。”

这就是中国农民,总是希望把最好的形象展示给别人。“劳动创造艺术,旧衣服才是干活时穿的。”老人终于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中明白了黄大军想要的形象。

“艺术来源于生活,创作只是把生活中的艺术抽象了。”黄大军认为,老农对土地的情感实际上很具体,表现的手法很多,但最终的手法一定是读懂人物内心的表达,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给予了他走近老农内心的机会,让他如此精细地发现,在我们最淳朴的农民平凡劳苦的生活中,在他们憨厚质朴的外表下,同样深深蕴藏着对生活的美好梦想,对生活各种可能的坚定追求。他们同样拥有着创想的自由心灵,更从未忘记脚下那片深厚而坚实的大地。

“以前为了挣钱,孩子们都要外出打工,家里就我一个人,现在合作社的收入也不比在外边打工少,而且在家门口,家里的大事小情一点儿都不耽误。”老人说。这几年随着现代烟草农业的发展,和新农村建设政策的支持,老人家里的收入眼瞅着增加了不少,还盖起了两层小楼房,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滋润。说这话的时候,老人的目光越过面前的农田,飞向了更远的地方,有些光彩在里面默默地闪动。

“在老人眼中,土地是一家人生活的保障。”黄大军说,土地是经济收入,是改善生活条件的物质基础,土地给他带来了希望。“倘若不能理解这份对土地的真挚情感,这幅画作就很平庸。”

真正的艺术采风,就是了解民生、发现生活。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名符其实的“苦行僧”。在香港知名画家王秋童看来,艺术家没有心灵的震荡、没有情感投入的“作品”难以唤起人们共鸣,也就不能称之为“作品”。在“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的旅途中,艺术家们把自己的内心与平凡农民的情感紧紧联接在了一起,去看,去发现,去感动。这份感动,来源于最质朴却是最本真的生活,来源于生活中的人们对生活所保有的巨大热情和无限想象。他们热爱自己这平凡的生活,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精彩,追求着、品尝着、满足着生活给予他们的每一滴幸福。这就是白沙品牌之“创想”的真正所在,是品牌“飞翔”文化的真正主旨。

闲聊间,黄大军将画作呈现在了众人面前。一张久经岁月雕刻的笑脸,眼神灼灼的看着天际,仿佛心中充满了希望与梦想。

几乎每个艺术家都得到了“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带给他们的收获,在希望的田野上,他们亲眼看到了平凡的土地怎样激荡起希望的涟漪,他们亲耳听见了创想振动翅膀、自在飞翔的声音。

美好生活的发现之旅

随后的创想之行,艺术家们眼中不再是纯粹的山形水色,而是走到田间地头,和农民一起抽支烟,聊聊家常,去品尝这里的茶和饭,去发现生活中的创想,然后用挥洒灵感,探寻艺术作品中人与自然的内涵。

七月初,“白沙创想中国行”来到贵州遵义的余庆县西北部。这个时期恰好是地里的烟叶进入第一轮采摘期。

五点多一点,太阳还没爬过屋前的那座大山,有礼村的张堂洪和妻子已经换好了衣服,他们带上一瓶水、草帽、十几块麻布,便开着一辆轻卡车出门了。

“这里看到的农田基本上都是我种的。”张堂洪指着车窗外的三十亩烟地,用手比划着。他今天的任务是要去将每株烟草上熟了的那两三片烟叶摘下来。这靠他和妻子两个人的力量显然不够,于是他雇了六七名小工,他们一会儿便全散入那齐腰高的绿地里。

八点的时候,日头开始有些焦灼,但这三十亩地里成熟的烟叶已经被扛上了轻卡车里,“这些叶子都是今天上午摘的,今年的收成就很好。”在地里干活的农妇印证了这是一个丰收的年份,“回家吃个早饭,就要去工厂烤烟叶”。

烟农采摘烟草通常在早上五六点到八九点,或者下午四五点到七八点,中午就休息或者烤烟。艺术家们对烟叶的烤制饶有兴致。在烟叶烘烤工厂里,烟农们熟练地绑好采摘下来的烟叶,然后扛进烤房,成串的烟叶挂满了烤架,专门的烘烤师会来处理这些烟叶。

一次烘烤周期一般需要七天。这等待的七天里,他们或者做些杂工,帮其他烟农采摘烟叶,或者进城购物。七天后,正好地里的烟草又进入了下一轮的采摘期。这样的循环一般会进行两个多月。

友礼村的早晨,和余庆县其他的村寨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一条曲折、不宽的“村村通”水泥路通往县城外。丘陵地势使得余庆县的耕地面积极为宝贵,一些不高的山坡,也被开垦出一块块的梯田,甚至延伸到马路边上。

从余庆县城驱车到松烟镇,无论山脚的边角地块,还是乌江边上的平地都被有效利用了,烟叶、玉米等经济作物随处可见。

艺术家们赞叹于农民们的创造力,贫瘠、闭塞并没有阻挡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脚步,尽管土地资源有限,但依托这片土地,劳作后的他们依然充满了对生活的创想与憧憬。

在余庆县这样一个耕地稀缺的地区,烟草和其他经济作物一样,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庄稼。不仅如此,现代烟草农业已经成为这个地区1983年以来最成功的农业项目。

松烟镇是艺术家们观摩现代烟草农业的目的地之一。山里的农民住的很分散,每片平地最多三五户,家家小洋楼,连接着大山与土地。

敖刚十六岁时没考上高中,便跟着父亲下地,他的房子在山上,院子很大。在敖刚的身边,普通农民进城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进城几乎是每个农民的梦想,更多的农民开始选择把家搬到城镇里。在敖刚眼里,城市就是是他美好生活的目标之一,除了种植二十亩地的烟叶,他还在外地承包了一千余亩的烟地管理。他一步一个脚印地把自己对生活的创想走在了实处。

艺术家们以为,这次艺术采风,就是一次探寻美丽生活的旅程,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旅程却改变了他们对美丽生活的定义。艺术家们说,以前以为是来看风景,其实更美的是风景中的人,美好的生活不在别处,就在为生活的创想而努力与奋斗的汗水里。便捷的网络、多彩的手机、精彩纷呈的娱乐场、功能齐备的城市设施拓展了生活的可能,但褪去了这一切之后的乡村,出乎意料地拥有着对生活毫不逊色的想象力,甚而更加贴近生活的本质。

无论是白沙品牌近年来主张的“创想”,还是一以贯之的“鹤舞白沙、我心飞翔”,其实质都是在平凡的生活中不被外界、规则所束缚,去追求心灵的自由,去追问生活的本质。诗人说:“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的栖居在这片大地上。”所指涉的,或许也就是如此。那些质朴的生活、质朴的创想触动艺术家们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创想在这里找到了更深的维度。这或许是白沙品牌发起这一场回归之旅的真正主旨。

生活的创想形态

“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带给艺术家们的不仅仅是艺术作品的创想。农民守望绿色家园的质朴情怀亦令他们难以忘怀。

腾冲界头镇的现代农业设施带给艺术家们的冲击不小。

界头镇的烟草地都是连片的,每一块土地之间都种了一排向日葵,在这里,它们不属于经济作物的范畴,仅仅是烟草基地的“昆虫有机带”。当地的农民说,这里很少打农药,向日葵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吸引害虫聚集到向日葵上,减少对作物的伤害,另一个是利用向日葵的鲜艳吸引鸟类捕捉害虫。

除了向日葵,田间随处可见的是一些灯笼状的捕虫器。据农民们介绍说,那种小型的是诱捕器,利用生物技术,分泌性腺激素,吸引雌虫飞进这种装置无法出来,最后掉在下面的水袋里被灭杀掉。

和顺镇的人工水系比较发达,野鸭和鹤类等水鸟众多。这些鸟并不怕人,只有走的很近了,才展翅飞起。

离镇子居住区很近的水渠几乎隔50米就会修筑一个用水平台,供人们洗菜、洗衣。水是活水,清澈见底,很少看到垃圾污物。习惯了夏日的夜晚听蛙鸣的人们自觉地维护着镇子的生态。即使外来游客,亦懂得自觉遵守这里不成文的、约定俗成的规矩。

山村夜晚的宁静,使得艺术家们在创想作品之余,更多的开始思考当地的生活。行走于山水之间,现代化的危机感令他们隐隐担忧,工业化带来快速发展的同时,垃圾遍地、水系污染似乎就在眼前,好在地方政府逐渐务实起来,加之现代工业化带来的生态危机在发达地区显现出的后果触目惊心,村民对自己生活的守护变得更加坚定,在人与自然之间,他们遵守着古老的契约,在和自然和谐共生之中,紧紧把握并不断追寻自己的幸福生活。

艺术家们此番收获良多,感慨颇多。在城市中的我们,总是在追求更多、索求更多,我们的梦想总是虚悬在生活之上,以为在生活中不断增添色彩才能获取幸福,可是这里的人们在安守简单、安守质朴,他们并非对生活没有追求,只是他们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坚实的大地上,建筑在蓝天白云、高山秀水之间。他们的创想很小,小到你往往忽视不见,以为他们沾满泥土的双手里只有柴米油盐;但他们的创想其实很大,大到占满了他们全部的生活,他们不断探索着生活本身的各种形态、各种可能,在其中,他们收获果实、收获梦想、收获幸福。

在抛开了各种新鲜的、惊奇的、年轻的、活力的、可爱的、精致的、生活的、趣味的、自由的、快乐的想法之后,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创想其实是一种感性的品质。对生活充满理想的人会在生活的细节中找到创想的源头,它可以很简单,或许只是一株向日葵、一个诱捕笼、一段水、一朵花,它可以很宏大,或许是一家人、一群人未来三五年内的变迁、生息。创想家总是在不断寻找各种可能性,他们将表面上毫无关系的事物结合起来,创造出新的生命,他们理解他人,懂得人与人相互交往的细微之处,更懂得人与自然的相处之道,他们超越平凡,追求生活的真谛和意义。

所以“鹤舞白沙,我心飞翔”其实诉说的就是一种追求生活真谛和意义的态度,一种白沙一直在提倡的更高、更远、更稳健、更有意境、更加和谐的生活态度和生活品质。

那一片片绿油油的田地里挺起背脊、满怀希望的劳作者,他们听得到山风对他们创想生活的回应。

“2013白沙创想中国行”所收获的艺术家们的部分优秀作品将进行公益拍卖,全部拍卖款项无偿捐赠给曾走过的土地,用于扶持当地新农村建设,改善当地基础设施,保护生态环境。一场“创想”的寻根之旅,将永不会真正落下帷幕,因为前行中,我们永不会忘记自己的背影,永不会忘记“创想”出发的地方。生活的艺术,艺术的生活,让白沙的翅膀飞的更加坚定、更加自由。

(图片由活动组织方提供)

相关的主题文章: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信义21马克龙承诺深入改革法政治体制 大批议
辽宁舰贴心满足诉求 市民点赞港澳新闻星岛
黑龙江省公路局纪委书记刘玉伟接受组织审查(
朱光耀:自由贸易原则符合所有G20国家的利益
黑色系“王者归来” 焦煤期货涨停_凤凰资讯